个人简介
  • 执业证号: 26094444010080062016001535
  • 所属机构: 广州分公司
  • 所在地区: 广东 广州
  • 邮  箱:25484934@qq.com
  • 关注我: 新浪微博
    微信
  • 网站客服热线: 4006-779-889
  • (周一至周五 08:30-17:30)
如果您有任何的保险需求都可以在此给我们留言
您填写的保险需求越详细,保险需求评估越专业
脑瘫女童溺亡事件,悲剧引发四大深思
2018/08/31   来源: 广州永达理保险经纪   浏览: 0

涉事女孩的父亲和爷爷的行为不可原谅,贫穷不是其杀害幼童的豁免证书——哪怕确实很穷,也不该以如此残忍的方式去剥夺一个孩子活下去的权利。下面为大家推荐《脑瘫女童溺亡事件,悲剧引发四大深思》,欢迎阅读。

脑瘫女童溺亡事件,悲剧引发四大深思

7月25日,广受关注的南京江宁无名女童尸体案告破。据南京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南京”发布消息,经审查,女童的爷爷和父亲供述了因女童脑瘫,于6月23日晚将其推入句容河中致其溺亡的犯罪事实。

生命何辜,一个9岁的孩子,竟因疾病而被亲生父亲、爷爷残忍杀害。

事件经过:

通过媒体报道,我们或许可以梳理下这个女孩短暂且坎坷的一生。

这个女孩今年9岁,她在很小的时候就被查出脑瘫。小时候父母也带着她去过很多地方看病,前后花费10万元左右,但都没能治好。到3岁时,女孩的妈妈和爸爸离婚,妈妈不想要她,径自离开;之后,她同样被爸爸嫌弃。只有奶奶舍不得孙女,就带着她去了淮安,独自抚养。在奶奶的照料下,女孩虽不及普通孩子般幸福,但想必也蒙受着亲情的眷顾。

直到上个月,奶奶被查出患有肠癌,回到芜湖做手术,女孩也被带到南京找爷爷。不料,这条“探亲之路”,却终成为“死亡之旅”。6年未曾谋面的爸爸、爷爷,竟亲手杀害血亲。

在女童的“遗物”中有两个东西显得特别:脖子上挂着的玉佛像和双肩背包里两块共8斤重的砖头。佛像,是她生命中难得的温润与希望;而砖头,则是她面前冰冷而坚硬的现实,将她重重坠入句容河底,毫无还手之力。

悲剧引发四大深思

悲剧发生后,一时间网络哗然,同时也把脑瘫家庭的特殊困境再次披之于世,引人深思。

深思一:贫穷不是豁免证

涉事女孩的父亲和爷爷的行为不可原谅,贫穷不是其杀害幼童的豁免证书——哪怕确实很穷,也不该以如此残忍的方式去剥夺一个孩子活下去的权利。

的确,生于并不富裕的农村家庭,对脑瘫患儿来说,意味着治疗条件堪忧,生命的暗淡几乎是可以望见的结局。

在这起家人溺亡脑瘫女童案中,由于女童患有脑瘫,花了10万元没能治好,同时还成为其父母离婚的原因之一。仍在热映的现实题材影片《我不是药神》中有一句经典台词,“世界上只有一种病,就是穷病。”不可否认,对很多普通家庭来说,家中只要有一个脑瘫女童,就会把整个家庭拖穷、拖垮。对贫困家庭来说,无疑会让家庭境遇雪上加霜,非常值得同情。

但贫穷不是犯罪的理由,更没办法为杀害血亲的行为辩护。这不只是“穷病”,更是赤裸裸的“恶”——“穷”只是导火索,“恶”才是致命的癌。法律和人伦的底线面前,无论穷人富人。

从目前的新闻报道中,我们尚无法得知其父亲、爷爷是否有经济能力抚养她,但此前六年奶奶独自抚养患儿的事实,显然是孩子父亲监护责任的缺失。

无论该脑瘫女童的智力有多么不正常,其给家人带来多大的不便,作为鲜活的生命,其都应该被善待,人们相信,等待谋杀至亲的女童的父亲和祖父的,将是法律的惩处。

深思二:社会救助缺位

这个惨痛的教训,不该局限于个案。为这孩子生命兜底的,除了法律的底线外,本该有更多公共部门或慈善组织。

梳理一些报道可知,这样的家庭人伦悲剧不是第一起。实际上近年来,家人杀害脑瘫儿童或者儿女杀害长期患病父母的家庭人伦悲剧时有发生,令人心酸。

脑瘫女童溺亡事件,悲剧引发四大深思

这些既是家庭的悲剧,也凸显出我们的社会保障还有一定的欠缺。当前在保障残障人士尤其是智力残障人士权益方面,相关部门和社会组织的投入还不够。

悲剧发生以后,政府不能只剩下事后的破案和依法追责,社会也不能只剩下事后的道德谴责,而是要靠公共救济机制和社会救助机制预防和避免这类潜在的犯罪案件和家庭人伦悲剧的发生,尽可能让脑瘫等残疾人拥有一个安全的成长环境,要让他们的家庭对未来生活看到希望。

首先,对脑瘫儿童等残疾人儿童,政府要发挥兜底功能,让他们能够及时接受到治疗和康复。政府要利用医保和大病救助机制,以及公益组织的捐赠,承担起脑瘫患儿的大部分医疗费用,切实减轻家庭治疗脑瘫儿童医药费用的负担,让家庭养得起脑瘫儿,避免脑瘫儿童成为压垮家庭的最后一根稻草。

其次,保障脑瘫儿童的受教育权,让更多的脑瘫儿童能够走进校园,享受校园生活。创造包容的社会环境,根据脑瘫儿童的智力状况,尽可能安排他们进入正常学校读书,实在不行,要安排他们进入特殊教育学校学习,脑瘫儿童不该徘徊在校门之外。

再者,完善法律法规,建立起对脑瘫人群的养老兜底机制,打消他们家人的后顾之忧。有不少父母担心他们死后,脑瘫孩子没人养,没人照顾。

总之,善待残障人士是其监护人不可推脱的责任,也是相关部门和社会的责任。但愿这起悲剧能够引起反思,为弱势群体提供更多、更及时、更有效的保障和帮助。进而让弱势者看到希望,避免陷入孤立无援的绝境,也避免类似悲剧再次发生。

深思三:脑瘫家庭心理问题严重

本案中,女童父亲和祖父在作出“杀人”决定和行为时的心理状态和思想状况,外人无从知晓。但脑瘫家庭的心理健康问题不容忽视。

深思四:能否引进日本“产科补偿”制度?

脑瘫患儿童的治疗康复需要巨额费用,当患者家庭无力承担的时候,我们的社会,是否有一种援助的机制?不妨看一看日本的“产科医疗补偿制度”。

据日本产科医疗补偿制度调查专职委员会报告,日本新生儿脑瘫发生率为2.3‰,以2006年的人口动态统计为基准推算,日本每年大约有2300至2400名脑瘫患儿出现。

之后,有关脑瘫的诉讼不断在日本被提起,妇产科成为“高危行业”,一度导致日本妇产科医师急剧减少,甚至有医院公然宣布:妊娠后未在本院做产前检查的急诊产妇,一律不予收治。

为解决此妇产科医疗纠纷危机,日本于2009 年创设了一种个人自愿参与的社会保险制度,即“产科医疗补偿制度”。孕妇参与产科医疗补偿保险之后,若所生婴儿患有脑瘫并发症,不论有无医疗过失,均可以申请理赔。

这一补偿制度的目的在于缓和病患对医疗之不信任感,所以,补偿制度并不排斥患方对医疗机构的诉讼索赔:病患若对补偿不满仍可提起民事诉讼,当然,如果当诉讼判决构成医疗损害,前面已经取得的补偿金转作损害赔偿,即病患方不可得到双份的补偿。

补偿制度的资金来源,由参与该制度的分娩机构在收取孕妇生产费用时,多收取30500 元日币(折合人民币约1800元),然后交给公益财团法人——“本病院机能评价机构”。患方的补偿申请如果通过审查,便可以得到补偿费用,先给予一次性补偿金600万日元(36640元人民币),而后取得分期补偿金部分,直至小孩满20岁成年为止,每个月给予10万日元,共2400万日元(147万元人民币),全部补偿金总计3000万日元(183万人民币)。19岁以后,患者可以申领残疾人士障碍补偿年金。倘若没有发生保险事故,多收取的分娩费用则全额退还。

注意,日本的产科医疗补偿制度并没有强制性,最新统计数据,日本参与补偿制度分娩机构已高达99.9%。从2009 年施行以来至2017 年,总共有3263件申请案,而审查通过者共2439件,大约75%的通过率,以此角度观察,此制度应该是成功的。

产科医疗补偿制度为我们的社会解决脑瘫家庭的困境提供了一个有益参照,希望相关部门能够拿出决心和智慧,比较、借鉴成熟的经验,尽快探索出一条社会保障的新机制,别让所有重担由患儿家庭来承担,这样才能化解悲剧的发生。

看看网友怎么说

网友:谁摊上这事也没办法,只能希望社会福利机构越来越完善,不然老百姓自己根本就承受不了,这就是所谓的生命不可承受之重吧!希望轻判!

网友:第一 爷爷那边的思想有问题, 什么叫娶了个外地的媳妇儿就丢面子呢?第二 奶奶一个人带孩子好累的,尤其还是个脑瘫的孩子,而且奶奶还有肠癌。第三 离婚两年,妈妈对孩子居然不管不问,再婚后生了孩子 她是对这个孩子视而不见吗?是因为孩子有病,所以觉得不联系也可以吗?

网友:悲剧有很多无奈!隐含很有辛酸和痛苦,站在一边风凉话好讲,这种事情真落到你的身上,就不会如此理直气壮了。

部分文字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若有不妥,请告知,感谢您的关注和支持!


标签:
上一篇 “先大人后小孩”的保险原则值得商榷
下一篇 意外险有哪些,意外险一定要趁早准备

143301个用户完善保障计划

143301个用户完善保障计划